最后一个报告,我估计我讲的内容跟前面专家有很多相似的,英雄所见略同,我先稍微介绍一下我的题目,我题目从去年开始根据我们相当于自己实验室相关的研究规划出来的,我们这个题目看起来很长,现在来说还是一个设想和思考,这次来希望跟大家有机会交流一下,有些地方想的不充分希望大家包含一下。

 

知识驱动我后面会解决,边缘智能都好,前面听了一天的报告包括今天大家有所理解,相对来说生态网络我打个伏笔,我们今天讨论的未来网络,这个网络的内涵和定义是不是一个相对比较专业的定义,我们所说的网络并不只是计算机网络,包括社交网络包括相应的电商网络、物流网络都可以算,包括知识图谱推理网络,这是我对题目大致的交代。

 

大概分为五个部分,第一还是我们今天主题是说网络,我们从网络,这个从昨天到现在专家和院士介绍了,现在网络存在或多或少大家不满意的地方,还有主流现在信息技术发展非常快,加速非常大,这些对我们在做体系结构,我认为我做体系结构的设计都有一些启发。第三我们想想我们为什么提出智能生态网络,以及智能生态网络内涵,最后用两个案例做一个总结。

 

网络大家意识到,今天一天大家说网络这里不好那里不够,一个共性的认识网络与我们的生活、生产发生紧密的关系,这里简单讲一下,这三点很多的专家学者已经说了,但是第一点我想强调一下,大家思考这么一个问题,大家都在说落越来越智能化、越来越智慧化,有没有问过网络自己的感受,我们教育一个小朋友,我希望他变成影视明星、希望他变成刘翔,孩子愿不愿意做这个事,我们赋予这么多期待他有没有能力、有没有动力做这个事情,我们要考虑网络自身的驱动力我们再赋予想法。

 

第二现在网络刚才老总讲得非常好,大家觉得对网络来说认知能力,现在进入人工智能时代,我跟学生讲课会提到黑客帝国,他描述很未来很未来的社会,大家想不管今天所谓的报告说什么,大家的目标,在不同的路径上达到这样的目标。

 

第三点现在网络叫做尽力而为,尽力而为这件事其实无可厚非,但是我换一个场景问大家,如果你去看病的时候,你得了特别重要的病,医生跟你说我尽力而为,你心里会非常不踏实,我们网络为什么尽力而为呢?讨论来讨论去两个主要的矛盾,我们网络要么就是遇到问题的时候,大家觉得束手无策,还有我们为了避免问题我们想办法在里面投入硬件资源、软件资源,这里面大家想这里面最典型能够关联起来的思想就是博弈论,这跟经济学的观点非常接近,我们因此觉得网络从现在包括未来,我们思考是不是应该跳出计算机信息学科,来考虑网络的设计,这是我对于网络现在发展问题的一些看法。

 

互联网的成功不用说了,IP,IP为什么成功,互联网发展到现在60年,就是因为做了一个简单的事,他把最简单的事做到最好,昨天的吴院士提到这个观点,我们为什么不满意,我们对他的期待越来越高了,早期互联网结构我们当做3岁的小孩,3岁的小孩如果能走稳,能够跟你对话,能够满足你简单的任务你非常高兴,我们60年以后我们网络不是这样期待它,我们希望把很多繁重的任务想让它做,它不得不做、必须做。

 

期待与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是我们对网络部满的重要原因,现在这么多更多的事情我们想做,网络设计如何去思考,我们设想一下我们以后按照什么原则、什么方向去思考设计未来的网络,这里我稍微交代一下,今天虽然大家都叫未来网络,实际上未来网络大致细分两个方面去思考,绝大部分现在偏向实际落地产业专家学者会说我们把现在的网络改进,把IP这些东西演进,当然也有另外一些流派,刚才说了未来网络,有稍微简单的划分是IP还是非IP,包括昨天我看到,IP是否过时了,老一辈的专家学者有触动,IP是不是要考虑改变一下。

 

这三个方面的技术比较热门,我们稍微谈起看看至少从我的个人观点怎么设计新的未来网络,信息中心网络刚才延总讲了,正好今天出来10年,2009年(英文)发表,我2010年跟着信息网络做研究,包括黄韬教授是这个领域的专家,我明天到上海会在ICC会场做一个(英文)我会参加,正好讲了信息中心网络我们回头看一下,最早期我们打电话,比如说我们现在达到都接触不到场景,早期碟战片要接一个线,早期出现互联网之前我们所谓的通信网络,实际上所定义的一种方式,或者是一种连接的搜索方式是什么?定义是一条路径,我们必须把我通话的两个端点建成一个路径,这个成本很高,带来的好处是什么?(英文)是非常稳定的。

 

 

 

第二点就是IP网络,IP网络现在的选址方式,还有IP网络产生根深蒂固的问题是什么?IP网络用最简单的选址和交流方式是我们古老写信的方式,大家想想现在电子邮件,其实电子邮件并没有改变选址方式,我们必须有一个收件人、发信人,我走的时候知道目的地是谁,来源是谁,网络在10年前提出一个想法,网络能不能把真正社会经济和人类的需求,说白了我就是一个数据,你帮我找来,你把骨头找来,这件事情做好,我把网络的理念抽象,而不要分那么具体的细节去设计,这是信息咨询网络当时设计的一个思想。

 

下面最重要是两个区别,第一他在网络层,就是内生,现在说内生的词直接考虑了名字,同时也考虑了安全,这是早期的DCPIP网络没有考虑的事情。优势就体现出来了,以内容为中心相对感知,现在的IP包,像快递传输一样,我可能这里面运的是金子,我也不知道多重要,我可能运一条鱼不知道这个事情不能拖,网络开启相对的窗口,网络需要感知内容。

 

同时改变了端到端的传输方式,IP不能做多波,这是什么意思?我现在在这里做报告,实际上就是一种多波,我根本就不需要知道你坐在哪,不知道你姓名是谁,只要我说话你都知道,我必须建立一个连接,这是一个多波,原来的网络没有考虑到么鼎盛,NDN现在出来10年,现在发现区块链,他们两个考虑很多问题,他们之间解决是同一个整体问题的不同部分,网络什么问题呢?

 

第一控制力度(英文),我名字那么多我要管理起来这个很困难,第二他知道内容的相似性,他不知道内容的重要性,这一点很重要,这就是我们现在为什么电商能够发达的原因,电商发达的原因很重要的一点是物流现在越来越发达了,如果没有这些公司能够按照你的需求定制你的快递服务,我们很多现在电子商务不会那么发达。

 

还有最重要一点缺乏一个模型,我刚一开始提出来,我们做这件事强加网络,你要把这个做好、那个做好,网络自己有没有动力做好,我凭什么要做,为什么要做,网络越来越智能,以后也会思考,也会琢磨,我们怎么去告诉他哪些优先做,哪些事情晚一点做,哪些事情必须做,我们怎么跟网络交互、表达、理解。

 

信息中心网络给我们提供一个思考就是一个线索,就是建立立体融合,这一点前面跨城市设计,信息解耦之间的关系,进行多交互,多场景,大家想视频会议,实际上现在都会接入一个中心,中心分发数据下来,这是一个很大的冗余浪费,明明我们直接可以直接通讯,我们骨干网形成一个(英文),但是被束缚在协议上,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现在的网络,其实不管你同不同意,现在大的趋势我们越来越多把应用层的功能下到网络层,让网络变得越来越功能强大。

 

网络+人工智能两个方面,一个是网络Al for网络,另一个是分布式网络,大家讲的核心目的不管怎么去做,大家共同的目标就是构建一个泛在的智能计算,这跟人的智力一样,大家想我们中华文化上下五千年真正繁华是春秋战国时期,我们参与文化的建设,包括老子、孔子这些,这不是一个人能解释,大家群策群力,区块链+未来网络,区块链这件事情大家或多或少这一两年都有所认识,他的核心本质其实是来源于分布式存储加上共识,主要是为了抵抗不可信的场景下我们怎么维护一致性的问题,然后很多时候这个区块链随着社会的描述反而混淆了本质,我总结完了区块链有两个刚需场景,第一个就是跨域,所谓的去中心不是目的,我们在某种时候没有中心,日元兑美元的换算,人家中心不认可你,没法界定,这里面提出一个很重要思考的切合点,我们想想互联网英文单词是什么?(英文),美国的网、中国的网还有其他的网相对来说是各自独立的,运营网之间怎么构建信任,怎么构建平衡,其实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协调场景或者是弱中心化的协调场景,区块链可以在里面发挥很大的作用。

 

还有另外一个作用区块链实际上可以构建很好的细密度的激励模型,这是最开始提出的问题网络需要激励吗?需要,我们在网络中投入很多成本,我们让有效的成本去做关键的事情,去做特别重要的事情这是一个调度,就像经济一样、市场一样,市场永远像价值的高地去流动,资源向价值的高地去流动。

 

我们怎么样让网络能够把优秀的资源做最重要的事情,举个例子,我们在公路上,原来我们没有公交车道,我们后来发现我们建一个公交车道,我们原来没有应急车道,这些都是一些激励制度在后面,规则制度保障我们能把规则执行下去,所以区块链对未来网络最重要是解决跨域信任和多方价值管控的问题。

 

这些新技术对未来网络思考,我先提出几个问题,第一我们网络中间的服务也好,数据也好、设备也好、资源也好需不需要一个定价模型,我们市场也好、真正的经济社会,我们动物的生态社会都有类似的抽象的模型在里面,这个抽象的模型有助于评价我们的生态是否合理,我们生态是否健康,我们生态是否有未来演进或者进一步进步的空间。

 

第二步就是说人工智能放到网络里还是网络做一个分布式的人工智能,实际上都是为了解决知识层面的问题,不再是数据层面的问题,知识和数据最大的区别在于什么地方?知识有价值、有积累、有学习积累,我们把网络建成低延时、高带宽,网络部具备相应的学习和分辨能力,如果是病毒也会瞬间比以前更大的杀伤力在网络中泛滥,网络具备这样的感知能力,另外就是泛化,我提出来第一个问题,我们大家可以考虑一下,互联网如果能够大家认同,互联网逐步变成生态,顶层设计是不是跳出信息这个层面,我们原来设计从通信、网络、微电子的角度,我们的设计是不是应该换一个角度来看,或者是更高一点、更长远角度来看。

 

第二现在都在说未来网络,大家提出不同的演进路线,未来变革巨大,他的评价体系就是我们对一个人的期待和现有的能力和资源上下是不是一致,我们再举个例子,西游记里面最像网络是什么?白龙马。再看细一点,我们看网络都在说延时、速率、大规模,把我们百亿、千亿,这些指标评价网络有问题,我们说网络智商多少你不能这样评价,我们网络到底效用多少也不能评价,到具体的评价模型、指标都给我们提网络已经在变,我们不能用传统信息技术角度看网络,我们也不能用简单的信息技术或者是数据量化的指标去评价网络。

 

 

 

基于这些想法,我们实验室提出这样一个概念,有一点发散,说通俗一点可能不靠谱,但是我们在学校里面有时候更愿意琢磨这些事。给他一个简单的描述,IEN是什么呢?就是(英文),这个英文不太好翻译,有时候不能一句话翻译出来,我内涵翻译出来就是以知识数据为中心,知识智能为理论,AI的理论讲很多了,分布式信任与价值维护未来智联网基础设施,虚拟化刚才白盒交换机就是虚拟化的技术路线,这个其实大家有共识了,综合考虑存储、计算、网络成本与收益,我们付出了多少我们得到了多少,融合区块链跨域共识信任维护,用Tokne化细粒度分配机制构建而支撑众享联盟,协同互惠互联网生态,超越了我们互联网概念与定义。

 

为什么这样做?我们现在遇到很多问题,就是说我们对网络要做一个优化策略,实际上是多目标的,比如说我们有些业务要满足低延时,有些满足大带宽,这些目标怎么样相互之间不竞争、不打架,这些业务相对垂直,我一定要有一个能够贯穿这些业务横向的一种评价的方式和指标,这种最合适实际上就是我们现在人类社会从建设文明到现在所出现的货币系统。不管哪个国家,不管哪个货币系统,这成为我们一种服务、一种商品、一种资源,量化和评价的方式,基于这种方式反过来想我们网络越来越多干这个事情,这个事情有这么多需求,有这么多矛盾,我们要去均衡化,我们设计网络顶层设计的时候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这是正向讲,现在反向讲,正好推理我们设计这些IEN的初衷目的。

 

这里太细不讲了,我们网络非常大,我们骨干网短期碰它没人相信,信息网络搞了10年为什么没落地,大家没有商业意义在里面,大家有运营商的代表很简单,你愿意被广告化吗?其实微信或者是游戏赚了那么多钱很多功劳你们做,但是你们为什么分不到任何利益,刚才说共享,你们做了劳动力得不到分配,这里面生成的问题在于什么问题,我们网络没办法区分,你在里面贡献了多少,有一首歌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网络区分不了这件事怎么给你分钱,运营商你做4G、做5G,做7G做得再好都是为别人做嫁衣,这个不做好我们运营商有什么积极性构建网络。

 

这是网络经济模型需要构建,开放共享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宿愿,但是并不代表大家是义务的,这一点跟互联网初衷是有区别,互联网之所以60年这么快是免费的,大家看免费会产生什么样的问题,垃圾邮件更多,微信基本上没有太多垃圾,他把社交网络的属性嫁接相当于我们交互的网络当中去,我们最终要构建网络的机制我们必须考虑我们投入的资源,三大供应商都有类似的说法,大家互相之间没有经营性的关系,我网络不想让你用,你网络部想让我用,这是过去的事,我们很难建立一种公平的分配机制,没有公平分配机制我们资源怎么按需分配,这些事情相对来说变得非常苍白无力,你区域分配并不是免费分配。

 

经济学发布订阅,这一点跟信息中心非常有关系,信息中心网络还有一点的改变是什么?他是一问一答方式,也就是说需求方很明确,服务的回应方也很明确,我们双边建立一个有归属的定价模型,当然我并不是说把所有的数据包定价,但是我可以做相应的区别,哪些做无价、哪些做有价,有价权重是多少,我们思考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看起来蛮难的,尤其在网络数据包这么大规模下,我可以一步步做,这个有价我可以通过付费的方式,网络是一个基础设施,我网络上层,我很早做P2P的时候,我很早谈过一个需求。

 

他们在非洲,新闻联播大家知道雷打不动晚上7点半开始,我们在非洲做一个视频想能不能P2P网络把所有网络资源,我不在乎成本但是在乎时间把所有链路用上传回来,这是信息通信网络、P2P解决的问题,成本怎么结算,你用了钱不知道找谁买单,我们的网络很难有机会脱胎换骨。

 

我定为ICN+和ICN,这个类似于什么?铁路交通和公路交通,铁路必须要有轨道你才能通,轨道的捷波需要做定时的调整,公路不需要,这里有一个坑我拐弯,这里路堵了我走另外一条路,我们设计基础上有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我们控制层面上有没有接受语义命令下达,这是我们要琢磨的事。

 

这是技术路线,我说的这么大,说的好像很有意思,但是做得到吗?可行性、合理性在什么地方?这里面同样是从物联网先入手,为什么从物联网入手?第一我把人得罪了,我们看(英文),在校园网得罪的人肯定是最多,我得罪一堆设备抱怨更大。物联网目前为止还是新兴的网络没有绝对的对和妥,我们可以试一试,还有就是我们在做这件事两个基本考虑,就是说物联网现在像NBLT、5G、LORA,还有万物互联这是一个机会,另外我们要追寻先前兼容、先后演进,IP我并不是像分解主义颠覆的角度,我觉得是一种过度的融合角度,所以才会出现从边缘的角度来看,这是我们真正在做的事情,我来自于深圳大学城,我们有一大堆学校,这些学校不是重要的,这些学校网络是连在一起,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实验场景,是一个异构的或者是异类的人群,网络里面最顶部有6个运营商的接口,现在大家随便找一个网络不一定是这个场景,我们想在这个场景下试一试,能不能,这是一个边缘网络,能不能把刚才说的那些经济属性,比如说访问控制,人工智能的语义,小范围做一做,这带来可能很真实。

 

下面有一个具体的问题,这种边缘网络其实为什么很重要?你看下面的数据是大学生网络出口的真实数据,大学生网络的出口现在也相对四个运营商的接入,大部分时候是四倍于网络出口,这个门容纳不了这么大的人流量,这里面有两个根本的问题,第一个就是说我们没有办法来做协调,比如说我们晚一点去就餐,大家不要同时在食堂里,第二个我们IP网络没有内容感知,今天放一个世界杯的决赛,大家都会去下载这个数据,相互之间干的是统一件事不会分享,开放从而而来,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一件事情,通过多目标效用函数,能不能在新兴边缘网络做真实流量,搭建一个网络做这样一个事情。

 

也有两个案例,我下面全部砍掉了,一个是放在无人机的场景,前两天大家知道深圳成了一个笑话的焦点,中美贸易战打来打去跟深圳打,因为华为中心在深圳,这是无人机我们做的工作,大家关心的话可以看这个文章,这是分布式身份ID的健全,这应该是网络很重要的问题,这个不展开讲了。

 

去年开始我们跟华为讨论了一些问题,就是AI能不能联邦学习,就是模型能不能分布式训练,数据能不能分散,这个不一定是刚需,但是理念非常好,大家打字的时候对搜狗输入法预测下一个字打什么是非常有用的数据,我不能因为做这件事把大家输出什么全收集上来,这没有人会把这个数据提上来类似的事情。

 

联合新的AI把这些融合在一起,也就是我们网络不能单独只做物流考虑、只做交通考虑,更多是上层支撑各种服务和应用的需求,社会属性大家一起考虑,可能是一种更超前的一种思考方式,这也是提出生态网络的设想。

 

要点总结就是第一云化,知识为中心,语义化控制模式,这个语义化还是跟我们做研究,我原来做很多年的搜索引擎对知识图谱有一些关注,我觉得这些东西可以结合在一起。第二就是数据和服务我们能不能价值化,经济成本和收益能不能变成激励,在网络内在潜入进去,现在IP做起来非常困难,未来网络像信息中心网络用更便捷的跳板做这件事。第三就是多元化的OAS保障,在现有的体系里面很难做到,多元化意味着语义化、细密度,昨天吴院士提到结构决定很多事,你不从结构上琢磨,类似于我们的硬件和通信像什么?像我们的骨骼,但是我们人只有骨骼是一个骷髅,什么事都干不了,我们需要肌肉,网络体系帮我们设计出肌肉,肌肉通过运动、通过锻炼加强的,除此之外在右面借助人的神经系统,大家都在关注控制层面,里面最高等是生物的神经网络,独立于网络系统的另外一套系统,说起来网络越来越复杂了,还得有免疫系统、消化系统、血液系统,这些都可以去想,这也是我们希望从今天开始提出生态网络,一步一步的去引起大家产生兴趣,至少我们在这个方面蛮感兴趣的,这是最主要的动机和原因。